Category

500元生活费”的“家暴梗”具普法意义

都说家务之事,清官难断。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哪怕除开私密的帐帷床笫,关起门来,一家之中,两口子的私下生活,父母子女的情义纠葛,兄弟姊妹的利益纷争,柴米油盐锅碗瓢盆、迎来送往厅前檐下,低头抬头,磕碰难免。

而因有血缘亲情姻约等关系,在法理之外,还有人情。这还非一般熟人社会,通俗意义上的“人情”,而是至亲至爱之人,日常朝夕相处的独家模式。因成长背景、教育程度、经济状况、文化习俗的差异,而可能千人千面,家家不同。这或是所谓裁决家务事,剪不断理还乱,难度系数居高难下的主因。

不过,如今毕竟不是万民跪拜盼青天,仰望青天老爷圣裁的清官时代了。现代法治文明,在纷繁芜杂家事之上,还有权责清晰,定纷止争的法条可供依凭。法律是个好东西。人情千般好,却难衷于一是、定于一尊。而律法正是确保社会公义,退无可退的兜底之线。至少这个“最终解释权”归司法。

就这么简单,跨线之前,两口子可以在家打出花儿来,但逾线之后,就必须付出相应代价。这也就教育我们,哪怕夫妻再新潮或再守旧,私下订立怎样惊世骇俗,乃至挑战“公序良俗”的夫妻协约,只要不逾矩,都是两口子的自由。

而这个不能触碰的底线,不可逾越之“矩”,除了作为社会人都应遵从的所有法规之外,针对家庭成员还有个专属反家暴法。提起家暴,似乎人人都自认为知道“家暴”的含义。顾名思义,家庭暴力,自然是动辄打骂,暴力施虐了。

但是,从法律意义上看,这并非全部。不信请看下题:“每月给老公500元生活费算不算家暴?属经济控制家暴”(3月1日澎湃新闻)。今儿是元宵节,但这题不算灯谜,而是一道普法题。

其实“500元生活费”这个“家暴梗”并非首次出现,为何关于经济控制,各家都是齐刷刷的500元?可能是巧合,但这里特定金额并不重要,经济控制的手段和目的才是重点。而同日还有“男子月入近万元上交老婆只剩700块 晒开支求助网友”(3月2日《法制晚报》)新闻,不过并没赢得一致同情,反而是一片“赶紧赚钱”的催促声。

这个个案也可看出,配偶每月零用钱多少确非关键,若是家庭支出大,正常花销,哪怕月光也不算家暴。而既然带“暴力”显然是一种惩戒手段,目的在于强行控制上。截至昨日,反家暴法已正式施行两年,但救济效果如何呢?

杭州一份调查显示,除了打骂等最基本的行为暴力,大家有七到九成的高认知度,在诸如上述“500元生活费”“限制交往”“长期不睬”“频繁查岗”等精神暴力、性暴力、经济、行为控制、冷暴力等则认识不一。比如三成受访者不知“因妻子不生男孩而歧视”是家暴。从重男轻女、性别歧视等根深蒂固的传统陋习看,如扩大采样范围,这个“家暴法盲”还要飙升。

当然,好的方面也有,三年来,杭州主城区家暴报警数呈递增趋势,尤其反家暴法施行的2016年,更是比上年增长七成有余。虽然对于反家暴,“家丑观”的仍不在少数,但越来越多女性特别是受教育的高知女性,倾向说“NO”,以法律护卫周全,这是可喜的进步。

但是,有些基层执法却未能与这种进步相匹配:“反家暴法两周年,全国妇联:有民警仍不愿深入干预家暴案”。两周内节点,反思回顾很有必要,比如和受害者“家丑观”一样错误的执法者的“家务事”观念;比如,畏难情绪,维稳第一。家暴特点就是,不被惩罚就不会收敛,大事化小,故乡自然,甚至会变本加厉。还有执法规范性方面,告诫书发放不多,亟需规范统一;公安、法院、民政和基层组织等各部门要主动加强配合协助,不能不想互相推诿。不能因无制度性善后救济,不能把苦主又逼回施暴者身边,这是会引来反扑的二次伤害。

昨日,节点性时间有个视频很引人注意,是多年前曾身陷家暴风波的李阳。标题是“家暴并没影响我的事业,永远不会说我错了。这个多年后的现身说法,应对反家暴执法很有反思借鉴意义吧?

还记得《无问西东》里那个好男人老师,和最终走上极端跳了井的老婆,他们之间是旷日持久的冷暴力。这种陌路般的无语婚姻如同地狱。而“500元生活费”不是说强迫不顾实际超支甚至透支零花,才不算家暴——就如“常回家看看”入法的意义——毕竟这不同于拳脚相向的肉体施虐,只有倡导而无强制,更多是普法意义。不恶意经济、精神控制,不说相敬如宾,至少也要合情合理,这才是健康婚姻之必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