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外国“高考”奇葩题:请画出蜘蛛等动植物画像

高考结束,毕业生们欢呼雀跃地迎来了暑假,虽然成绩还没出来,但再难的题目都显得不那么恐怖了,试题甚至会成为一生难忘的趣味话题。例如今年山东作文题“丝瓜藤和肉豆须”、安徽作文题“蝴蝶到底有没有颜色”,估计很多人都会觉得有趣。但这跟国外的高考奇葩试题比起来,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在日本,参加高考的学生主要为了上国公立大学,公立学校的全国统一考试近些年相对平淡,没啥好玩的。不过,那些自主招考的私立大学却频现奇葩考题。

有出题教授喜欢赛马,就在试卷最后设置“请回答今年某场赛马比赛结果”之类问题,似乎在寻觅“人生知音”。还有某私立高校出题问:“30年战争持续了多少年?请大致论述其经过”。这考题前半问显然是“送分”。此外,还有一所知名大学的生物专业入学考试中出现题目:“请画出蜘蛛、野鸭等十余种动植物的画像”。

与此同时,日本考生在答卷时也爆出不少笑料。例如在一套美术试卷中,有一道题要求在试卷上的历史知名画家头像旁写下他们的姓名,一名日本知名高中学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在达芬奇画像那儿写了织田信长的名字,而拉斐尔头像下写了德川家康,甚至在其中一幅头像下写上了自己的姓名。

新加坡的高级水平会考,简称A级会考,相当于中国的高考,每年考一次,通常考察6科。据《联合早报》报道,2014年新加坡的A级会考共有14185名学生参加考试,及格率达到91.4%,是过去8次考试中最好的一次。而这一年的写作题目则让人大开眼界。

据关注新加坡新鲜资讯的微博账号“新加坡眼”介绍,2014年A级会考理解与写作题目是12选1,即在12个涉及对传统婚姻、赌博与体育精神的关系、能源开发利用、艺术与日常生活、对科技发展的监管、现代社会国家军费开支等话题中选一个写作文。

这个考题引发网友热议。网友@阿-Tree说:“选择恐惧症遇到这种会哭吧”;网友@小杨老师逛微博则说:“其实挺好的,取材广,有选择,需要有理有据地表达观点,题目小,不易跑题”;网友@leongfei 说:“想说这些题型大多都是练过的,看到题随便改改基本就能用了。”

6月17日至24日,法国将迎来高中毕业会考(简称“BAC”)。这个拿破仑于1808年设立的考试制度与中国的高考在形式和意义上极为相似。

法国高中毕业会考,难度最大、也最受关注的无疑是每年哲学考试的作文题。这个 “哲学”的洗礼并不是文科生的专项!在法国,无论你来自普通高中,还是技术高中,也不管你学文、学理还是学习经济和社会学,哲学都是必考,并且永远是第一门考试。

在历时4个小时的哲学考试当中,学生需要在三个命题中任选其一,撰写一篇论文。每个学科的三道考试命题内容不同,但总是包含两道论述题和一道对某位哲学家哲学著作选段的分析解读。而那些哲学题目的开放性、灵活性和深奥程度往往令许多成年人无从对应。

2014年的题目如下:“艺术家是其作品的主人么?”“我们是否为了幸福而活?”“为什么要追求自我认知?”“有选择自由的权利就够了吗?”“对从笛卡尔著作《指导哲理之原则》中的选段进行思考和解读”……这些题目叫人无力吐槽啊!

一位在曾20多年前参加会考的法国朋友告诉记者,在考场上选择的那道哲学题都必定叫每一个参加过哲学考试的法国人终生难忘。另一位10多年前参考的法国人雅尼克说,那4个小时的痛苦记忆犹新,不过老师在一年前就提供了一堆参考书,为这一天,很多人都准备了至少一年。

尽管一些法国人曾呼吁取消高中毕业会考的哲学考试,认为它超出了一般青少年的身心成熟程度和对世界的认知、理解能力。但也有不少人指出,在青少年阶段培养哲学思辨能力,将对一个人的身心养成和未来成长产生重要意义。看来法国之所以能盛产大哲学家,其教育体系是重要原因啊!

英国中学生在上大学前有两年“预科”阶段,及A-Level阶段,包括AS和A2两年。这两年课程结束后分别有两轮考试,每年夏天举行,考试成绩则是英国大多数高校招收学生的标准。

尽管英国少有“高考奇葩题”,但历年“高考”乌龙却有不少。在2011年6月参加AS-Level数学考试的学生们就特别犯难。他们遇到一道数学题,要求解34.2+2Xkm和34.2+Xkm两个距离谁更短,其实这道题不但数字写错了,而且缺少要素,根本无法解答。

就在这起事件发生几天后,媒体又报出A-Level另一个商科考试也出现重要信息遗漏。类似的错误在2011年“中高考”中有至少10起,数万名考生受到影响。

就在上周,英国“中考”GCSE的一道数学题成为大家的吐槽对象。题目是一个袋子里装有n颗糖果,其中6个是橙色,甘肃高考全国卷几剩下的都是黄色。汉娜随机从里面先后拿出两颗吃掉了。假设汉娜随机拿出两颗橙色糖果的概率为三分之一,请求证n2-n-90=0。

题目一出,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我妈妈在一家会计事务所上班,4个会计师花了两个小时才把这题做出来。他们都是拿了数学系学位的。”还有人说:“我再也不想在数学试卷上看见有关糖果的题了!”当地媒体报道,超过5000人因为“糖果题”签写请愿书,要求考试机构降低难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