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高考特训班夸大成效 忽悠了家长害了孩子

高考结束了。新疆乌鲁木齐市的市民老曾默默地坐在客厅里,即使把电风扇开到最大,额头仍然有汗珠细细地渗出,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叹着气。儿子小龙(化名)低垂着眼睑出来了,将一张纸扔在茶几上又转身进了卧室。“357分”,这个估算的高考成绩刺痛了老曾的眼睛。

一年前的小龙,是乌鲁木齐市某重点中学重点班里的前十名,老曾很少为儿子的学习操心。2009年7月,老曾在乌鲁木齐某报上看到关于“孙维刚高考特训班新疆行”的大篇幅报道,文中引述了多名专家以及家长、学生的话,把特训班的效果说得很神奇。

当月,这个培训班又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教育专家在台上口若悬河地向家长保证着:“我们的特训班,二本以上升学率100%!重点大学入学率87.6%!这就是我们的承诺!让孩子的平均提分达到150分!”

一个星期后,特训班一名教师打来电话,让老曾买些礼物去学校看儿子。买好礼物,老曾立刻赶到学校。

那是一个老曾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景,昏暗的教室里,特训班第一批学员们手捧蜡烛,泪流满面地站在那里。家长到齐,近40名孩子齐刷刷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爸!妈!我以前对不起你们,我要好好学习。我一定要考上重点大学!”教室里顿时哭声一片,孩子和父母哭成一团。看着痛哭流涕的儿子,老曾彻底相信了培训的威力。

孩子们在7天的时间里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培训?“我们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被关了5天5夜,除了正常上厕所和睡觉,其余时间都在接受培训。第二天,训练便出现了让我们吃惊的内容。老师先给我们放了一段音乐,然后问了一个问题,让我们回答。但是,无论给出怎样的答案,我们得到的都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说我们没用、愧对父母什么的,总之就是很伤自尊心的训斥。”小龙说。

老曾是从儿子的第一次模拟考试中看出端倪的,勉强上400分的成绩,让老曾惴惴不安。儿子每周只回来一天,即使问他也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看书。第二次模拟结束,370分,老曾坐不住了,亲自跑到学校去看。

偌大的教学楼里弥漫着厕所刺鼻的臭味,儿子班级的教室门被撕了一大块,吱吱呀呀地虚掩着。推门进去,散乱堆放着的桌子七零八落地歪斜在教室里。老曾找到儿子的教师问:“35300元,我的儿子就在这样的环境学习?”

“转学?怎么转?学只上了一半!”怎么办?这是那段时间家长们讨论最多的问题。因为学籍的问题,在无奈和期待最后奇迹出现的心情中,家长们度过了第二个学期。

今年6月8日,最后一门英语论坛)考试结束,小龙垂头丧气地走出考场,对等在门口的老曾只说了两个字:“完了。”

老曾记得,当时现场就有家长哭出声来。一位抱着女儿的妈妈边哭边骂着自己:“我真糊涂!用一场赌博亲手毁了自己女儿的前程!”

在培训班校园里,记者辗转找到了一位参与授课的教师。“这种培训的时间太短了。以我带多年高考生的经验来看,如此高的目标,想让学生在一年内达到,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应该像正常的高中生一样,学习三年才有可能达到一定的效果。”该教师说。

据他介绍,学校里的教师都是从全国各地聘来的,年龄差距很大,最年轻的只20岁出头,并非学校承诺的全是北京的高级教师。因为年龄差距以及生活差异,教师们平时在工作中沟通很少,经常是各忙各的。

在气愤的家长们的一再要求下,6月9日,在乌鲁木齐市第六中学南湖分校,“孙维刚高考特训班”前任校长刘长虹、现任校长田存贵,南湖分校副校长李大同与家长开了一次会。

“校方承诺,所有的教师都是从北京调来的高级教师,采取一对一的方式进行教学。平均分提高150分。二本的升学率达到100%!这些都做到了吗?”一位家长问。

无人回应。家长们又问李大同:“你曾亲口承认在去年8月20日,你就发现培训班的广告存在虚假和夸大的成分。高考特训班当时孩子还没有开学,作为副校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家长?为什么仍然让我们报名?”

“我承认,这是我的工作失误,没有与培训班的工作人员做好沟通。至于其他方面,我不方便多说。”李大同说。

紧接着,刘长虹向家长们表示,培训机构总部的执行总裁将会来新疆,尽全力帮助家长解决孩子的问题,不排除为部分孩子提供一些备选高校的可能。

记者了解到,在这次培训中,“孙维刚高考特训班”租用乌鲁木齐市第六中学南湖分校的教学楼作为培训场地。而孙维刚是国内有名的教育专家,已于2002年年初去世。目前的特训班总部是由其他人接手继续开办的。

老曾这才明白,当家长千方百计想让孩子考进大学时,一些培训机构却在利用家长的这种心理,用天花乱坠的各种数据吸引孩子进入陷阱。不仅让家长付出的“投资”打了水漂,而且孩子还要面对高考失利的打击。

[录取查询][各地查分][][高考祝福]更多高考推荐新闻·高考招生:三种途径辨别录取通知书线岁成上海高考状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